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斗山】Somethings 全END



全碎片
一切皆为给山下智久同学庆生。
于是亲爱的,诞生日おめでとう


【山下主/隐斗山AK】Somethings


账本

山下智久扎起头发,无袖小背心配上四角大短裤,整个人缩在床上记账,戴一副框框眼镜,间或发出两声猥琐的笑。
他呐呐念着烤肉多少多少衣服又买了多少多少,一副精明住家样,完全看不出和电视上那个英俊又潇洒的山下智久是同一个人。
谁说山下智久是个面瘫的,他明明可以笑得猥琐又流氓。

墨水笔在纸上爬行,白色的纸张上面出现色的狗爬字,山下智久开心的记着帐,一笔一笔数清楚收入支出从来是他最大的爱好。
明治商学院毕业,就算以后真的过气了还能凭着文凭去当个帅帅的小白领么。

山下智久刷刷的写,自己的收支记完了,便拿出一个小本,全的皮,封面用白色写着几个英文大字。
Stand Treat Of Note。
请客笔记。

其实最早不是这个色本子,名字也不叫请客笔记,那时候的白色小本本根本没有名字。

然而某天山下在2CH闲逛时看到J家与某部当红漫画连在一起。一群小女生们在YY谁谁谁适合扮演谁谁谁,顺便排个榜单一二三四五,山下鬼使神差的点进去,结果发现主角的候选扮演者后面,自己名字的出现频率高得令人想哭。

难道我就那么像窝在家里写着谁谁今天怎么死顺便附送一脸阴笑的人么?山下智久很郁闷。
然而郁闷归郁闷,山下还是没有点击右上小红叉,他快速拖拉着进度条,一目十行,目不转睛。
因为他发现,在某一页某一行,有人提了一句生田斗真。

其实那不过是某个跟帖,前一楼有人提说主角的对手谁来演,而后一楼便有人跟了一句生田斗真。
之后那句话便被湮没在了无数回帖里,只是对于山下智久来说,那一条就足够让他把整个帖子看完了。
虽然之后再没人提到斗真。

事实上,那一年那部漫画的确有被真人化。可惜不管是主角还是主角的对手都不关J家任何人的事。
他并没有出演那个主角,拿个笔记本阴笑着说我就是新世界的神。
自然,也没有一个叫生田斗真的家伙画上两个眼圈蹲在椅子上吃甜食。

但是山下还是跑去买了一个笔记本,A4大小,色封面。
然后他在上面用白色马克笔写下几个龙飞凤舞的英文大字。
Stand Treat Of Note。
翻译过来便是,请客笔记。





Stand Treat Of Note

不过是个普通的本子而已,虽然一样是皮,然而并不会有爱吃苹果的奇怪死神从此跟着你。

山下拿它记满了名字,J家的与不是J家的,从堂本光一到手越佑也,从福山雅治到小栗旬。
每当有本子上的人请山下吃饭时,山下便会拿只红笔在名字后面画一杠,杠杠的多少代表了此人请了山下多少次饭,其中赤西仁及城田优当仁不让的成了冠亚军。

山下翻开本子,在赤西仁这三个字后面继续添红色光彩,让某个亲友在请客吃饭这件事上继续保持着万年的冠军位置。
记完之后山下乐呵呵的笑,他得意的在本子上面数来数去,二宫和也前辈是出了名小气鬼,然而他从来不介意J家的小气第一人称号花落山下家。

他的手指划过一个个名字,一页又一页,一个个名字代表一次次蹭饭记录,直到他来到最后。
生田斗真四个字后面,不多不少正好十条杠。
山下智久觉得有些失落,但有些事情他也无可奈何。
他在那个名字上面停留许久,叹口气,终究还是把本子合上了。



明治大学

日本著名学府,无数学子为了它寒窗苦读天天在书本间挥洒青春汗水。

山下智久也不例外,世界不会因为你是偶像就从天上给你掉馅饼,要想进入明治大学还是得头悬梁锥刺股抬头ABC低头做习题。

反正我绝对不会像某人,山下一边记着帐一边想。高中毕业后就啥都没做,典型的一辈子就吊死在艺人偶像这棵不那么美的树上。
但他同时悲哀的发现,其实自己这个所谓有才的大学生也一样吊死在了同一棵树上。
J家从来都不会是一个来去自如的地方,进了J家门,你就生是J家的人死是J家的鬼。
可以选择不做,然而要是真不做的话,又能干什么呢。

至少山下智久不知道,虽然他已经有了名牌大学毕业证,然而他也仍然不知道自己要是真不干偶像这行了还能干什么。

说不定可以去当个小白领?山下摇摇头,自己给了自己一记否定。
就算攥着明治大学的文凭,然而哪家公司会要一个偶像呢?更别说还是这偶像还是J家出来的。
全日本都知道,Johnnys`家卖的从来都是脸。

早知如此,还不如学某人就混个崛越高中毕业证算了。
山下智久极度悲哀的想。


崛越高中

著名的高中。当然它出名的原因绝对不是什么升学率。
它出名纯粹是因为它有某个班。

崛越高中艺能班。

那是山下智久的青春记忆。他在这里结识了很多好友,也在这里从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娱乐圈的当红偶像。
他在那里度过三年。前面两年他笑着送走了前辈及斗真,却在最后一年的毕业式上忍不住哭泣。


毕业式

很多人都要经历的事情。从堂本刚一直到山下智久。
山下智久曾经在生田斗真的毕业前夕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他说恭喜毕业,然后还说要和某个人一起从Jr毕业。
甚至用上了自己很少用的表情符号。

第二天生田斗真向全世界公开了这条短信,他口头上说着不要说出来,却还是开心的站在一旁看着某个人笑得没心没肺却又那么得意。

赤西仁后来说过他,他说你怎么不管管斗真,有些事情说出来就不灵了。
他当时不置可否,心想那是因为你的那只乌龟绝对是什么事都闷在心里。

等到山下智久站上毕业台时,他才知道,赤西仁是对的。
有些事情终究是不能说出来。

否则一旦不能实现,就会成为全世界见证的一个笑话。


赤西仁

大亲友。
是可以撒娇可以吵架可以放心交予一切秘密的存在。


“仁你现在对KATTUN是什么感觉。”某次例行烤肉时,山下歪着头问面前埋头猛吃的赤西仁。

“就那样呗。”赤西一边吃一边说。
“不过,”染成金发的男子停顿了几秒钟,“我觉得可能一个人更好吧。”

山下叹口气,他知道赤西在某次访谈时说过同样的答案,也知道这个答案并不是一个能够让所有人满意的答案。

“那你是要退团?赤西大少爷准备一个人单飞么。”
“谁说我要退团。”赤西仁推开面前的空盘子,双手撑着下巴,姿势极其大爷。

“我啊,就算真的觉得一个人更好,我也会和KATTUN一起走下去。”
“这怎么说。”山下给他个白眼。他完全搞不懂赤西

“只要龟梨和也还在,那我也会在,就是那么简单的事。”赤西仁笑得开怀。

那一瞬间山下很难形容自己的感受,他是多么清楚自己的亲友并不是人口耳相传的笨蛋,然而他也从来没想过赤西仁会把那么样的一件事如此轻易的说出口。

只要那个人还在,那么我也会在,与公司无关。

赤西仁对新烤好的牛肉摩拳擦掌,山下没有给他一点儿机会就将所有的肉装进自己的盘子,任凭赤西仁在一边哭天抢地。
“P你还我肉!”
“少来,我在生气。”
“我管你生气,把肉还来啦!”

那场争夺战最终还是以山下的胜利而告终。
赤西仁从头到尾都没有问他为何生气。

因为他可以和龟梨一起,而山下智久身边却没有生田斗真。



NEWS

山下智久最开始并不喜欢NEWS。
因为那里没有4TOPS,没有风间,没有长纯,也没有斗真。
他最开始甚至和某些成员完全陌生,连话都没有说一句。
并不是讨厌,只是纯粹陌生。

山下本来以为NEWS不过是个限定,谁知道限定着限定着,NEWS就成真了。
阴谋也好,战略也罢,这些其实都轮不到山下去操心。
上头的调配对策从来就不是底下的艺人们能够决定的事情。
唯一清楚的,是从今以后,再也没有4TOPS。

但现在,他终于满怀骄傲的说,我是NEWS的队长山下智久。



时间

多么奇妙的东西。
它一直缓慢的在走,从不停留,在岁月的齿轮上留下斑驳的痕迹。
因为它的存在,NEWS变成了山下智久最重要的东西之一。

没有什么不能改变,也没有什么是一直不变。
曾经漂亮得女生都比不上的山下智久,也早就晒了皮肤练出了肌肉。
有FANS为他的变化伤心流泪,然而山下智久也只是笑下。

因为我有想保护的东西啊。他在访谈上这么说。


龟梨和也

赤西仁对山下智久的变化从来便没有在意,反倒是龟梨和也某次和他一起拍照时稍稍感叹了一下。

他和龟梨的起源是05年的一场风暴。一个小疯子一个小骗子加上一个不好看的倒霉小姑娘。
结果成全了崛北真希也成全了龟梨和山下。
或许真的该归功于野猪力量。

那时候修二和彰已经横扫了日本,青春AMIGO卖出了上百万。
自然也会有杂志跑来要求两人合照。

“山下你是想保护谁呢?”龟梨擦着脸上的粉,漫不经心的问。
山下头也没回,“当然是修二啊。”

他听到龟梨和也在背后叹了一口气,一边想着难道龟梨开不起这个玩笑一边转过头去。
然后他看见龟梨和也无奈的笑。

“那么轮到修二问彰了。”龟梨笑着说,山下并不是很懂那笑容的含义。
龟梨和也不是山下智久了解的对象,从来他就不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你想保护谁呢?”

对于草野彰来说,桐谷修二是最能理解他也是最能令他安心的存在,他虽然脾气奇怪又爱装,却能洞悉到草野彰天真脱线的表象下不过是优柔寡断没有定心。他教给彰一切他领会出的法则,然后在人生的路途上不时拉他一把。

现在没有山下智久与龟梨和也,有的只是修二与彰。

“我不过是想保护重要的人罢了。”

他始终只给了一个模糊的答案,并没有具体勾勒详细介绍。

山下智久并不是草野彰,龟梨和也也并不是桐谷修二。
修二和彰,终究也只存在于野猪的世界罢了。


说谎

时间是09年,日子是4月1号。
那一天山下智久被骗的很惨,他坚持了相信朋友的原则,结果自己被大大的摆了一道。

果然说谎是个不好的事情。山下智久坐在赤西仁的床上下结论,旁边赤西仁靠着枕头拿脚丫子踹他。

“P你的日记早就写了你不爱说谎了。”
“那又如何。”
“所以活该你被骗。”
山下智久当下决定要把赤西仁揍成猪头,正好他在练拳击发愁没有沙袋联手。

他向赤西仁扑了过去,两个人在床上滚成一团,胳膊压着胳膊腿压着腿,你咬我一口我还你一脚。
如果这时候有FANS推门进来,那么下场绝对是一颗粉红心碎成千万玻璃渣。

闹着闹着,山下没了兴致,任赤西仁把自己压制在床上。
赤西仁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眉梢眼角是挡不住的性感。
山下发现赤西仁真的很好看。

然而他也只是撇撇嘴,毫不留情的给了上方身体一个肘击。
赤西在他身边滚来滚去的高声嚎叫着痛,他随手拿过枕头盖在脸上,任凭身边充满J家著名男高音。

“仁。”
“我痛得要死不要招惹我。”
“其实我很会骗人。”
“大家都知道崎大人从来都是红白通吃的高手。”

赤西仁继续在身边进行他的嚎叫,山下智久把枕头往下压得更深。

“我讨厌骗人。”
“然而为了某些人,我觉得说谎也没关系。”

他的声音透过枕头变得沉闷而沙哑,赤西仁停止了动作也终止了嚎叫,整个房间静静无声。

隔了好久,他才听到赤西的声音。
他说,斗真那家伙,和你想得一样么。


摩天轮

那时候赤西已经睡下,山下在他身边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最开始是数羊,然而数着数着,却变成了数番茄。
一只又一只的红色番茄,偏生还长了多啦A梦的脸。
结果思路开始跑小差,从今晚赤西妈妈的饭好好吃一直跑到了东京迪斯尼乐园门票好贵。
虽然里面的设施的确不错,然而只有小女生才会喜欢这种东西,山下有一搭没一搭的想。
但他又想起,某年某月,他也像个小女生一样和生田斗真在某个游乐园站了四十分钟。

只为了坐一次摩天轮。

山下突然觉得心里很梗,晚上吃的饭仿佛全部来到了胸口,把他噎得无比难受。
他悄无声息的下了床,从衣服口袋里翻出了手机,打了几个字,停留了一会儿却还是发了出去。

收件人姓名是斗真。
内容是我们现在一起去坐摩天轮。

山下发完邮件后还是后悔了,然而电波信号已经穿越了东京的水泥森林,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回收。
反正也发了,大不了就说是愚人节玩笑顺便说声被骗快乐。山下智久破罐破摔的想。
结果他还是握着手机等回信。

他暗暗埋怨自己干嘛像个怀春少女一样忐忑不安,然而手上的手机却握得比刚才更紧。
山下觉得这样的自己很不正常,他有些生气,但又无可奈何。
只要对象是生田斗真,那么山下智久总是会不正常。
像是一种悲哀,却又悲哀的甘之如饴。

就在赤西仁翻过不知第几个身山下也决定还是关机睡觉的时候,手上传来了震动。
山下慢慢翻开了手机盖,上面提示说有新邮件,山下有一瞬间甚至想逃离,手指移到开关键上停留半天,却最终还是点了YES选了同意。

邮件很短,一秒钟就能看完。
发件人的姓名下面写着两个字。

好啊。

那一瞬间花开草长,春夏秋冬顺着时间的脊梁跑过,然后丢下或深或浅的痕迹。
山下智久突然无比想哭,他握着手机,把那条短信看了一遍又一遍。
生田斗真,他想,生田斗真。


生田斗真

那是最特别的存在。
相识在11岁,分开在18岁。
他和斗真在一起了7年,然而现在他们分开的时间已经要和在一起的时间一样长了。


求婚大作战

山下智久站在空旷的教室大声喊出了喜欢,长泽雅美在教堂里向藤木直人走去。
虽然披上了奇幻的皮,然而求婚大作战始终是个甜蜜而酸涩的纯爱故事。

岩濑健在教堂上当众表白。
山下智久发了邮件说我们去坐摩天轮。

没有什么是一直不变,这世界并不存在永恒。
即使真的出现长相猥琐的妖精告诉你可以回到过去,然而这不过是另一种形式上的改变,
但幸福就是,即使我们随着世界的改变而变化,但你仍然愿意叫我名字答应我一切要求。

吉田礼甩了新郎。
而生田斗真回了一句好。

于是到此HAPPY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十萌

Author:十萌
INFORMATION

十萌

死废材
热爱绘画
死忠ACG

喜欢姑娘美丽,男人英俊
人妖可,娘娘腔人妖亦可,娘娘腔不可。
男人美丽姑娘英俊依情况判定可不可。


霹雳本命
慕少艾|蔺无双|谈无欲|墨尘音|荻神官

J禁担当
今井翼|山下智久|知念侑李
伪N团和跳团饭
伪TTL

目前……比较想要钱,速来

最新記事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RSSリンクの表示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現在的閲覧人数: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