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全J】天罪 章一~四

背景设定来源于霹雳布袋戏。
——————————————————————————
【全J】天罪

幕一

现在道境正秋收,天冷雾凉,风跟刀子似的。
也许是因为天下不太平。

苍云山是道境第一名山。
苍云山很高。
所以苍云山上的风更加凉。
山下智久坐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吹着冷风,点了西边来的熏香,清淡幽甜的香味袅袅升起,然后飘散在四周。他闻到味儿后觉得挺满意,想着下次要是赤西仁再来的话,就向他多要一点儿。
不过要记得叫他手脚轻些,毕竟道境玄宗下任宗主和异度魔界的战神扯在一起的话,怎么也不好看。
虽然他和赤西的交往也不是什么秘密,否则上次赤西翻墙进来的时候,手越就不会一边关门退出一边还让他向赤西打听他同僚田中圣的消息。

想起手越走时那个笑,他实在是很想说其实我和他真的没啥关系你不用笑得像是吃了田贵久的包子或者吃了田中的豆腐。
然而那时他啥都没说,他正想说什么时,赤西仁已经从墙的那边爬到了墙的这边,巴在墙头就差跳下了。
于是他很明智的闭上了嘴巴,任凭手越笑得诡异的离去。

那天赤西跳下来后还摸着脑袋问他,喂,你家那孩子咋笑得那样啊,虽说恬静可人,可我怎么看怎么寒毛直竖。
他斜睨那一身红的魔界战神一眼,心想,要是这待在情报部研究无间的都笑得不腹,我和你家那位太子孙只怕不是限定而是板上钉钉了。

但心里事归心里事,山下似笑非笑的看着赤西仁,直把他看得有些毛毛的。

我说仁啊,如果你下次爬墙再让手越看到,只怕第二天我们又会传个七八天的绯闻了。
你就拉倒吧,我和你的绯闻还少么,我们就差照张床照再去公开亭公证一番顺便领个证了。
赤西仁凉凉的说道,他这么说的时候,平时老挂着笑的脸也多出一种嘲讽而恶毒的意味。

山下也不去理他,给赤西一个拐子暗示他收起那副嘴脸,赤西摆出一副呲牙咧嘴的可怜相说山下你对我真不怜惜。
我对你有啥好怜惜的。
啧啧,真真薄情。赤西摇着头,亏你长得漂亮,可惜啊,面瘫又嘴毒。

他一边摇头,一边从怀里摸出包东西向山下掷去,山下接住后发现是包香,味道倒是不浓,清的很。
他捏住那包香,哟哟,战神大人怎么送起我东西了。
没啥,就是想送你不成么。

后来,赤西便径直去取了山下埋在自家院子里的酒。然后两人一起喝到天亮,间或谈论点儿天下间那些杂七杂八的破事,最后一起醉倒在院子里,任凭苍云山上的凉风吹个透心凉。

等到山下第二天醒时,赤西已经爬上了墙头,悠悠晃晃的要往外跳了。

我说山下,你们这墙还真是高,也就是我才不会摔死,换了锦户亮那个短腿的,只怕不死也得让腿更短。
山下打个呵欠,顿时空气飘散淡淡酒味。
这句话,你还是去跟亮说吧。当然你要我转告也行。

他这句话后,赤西讪讪一笑,然后冲山下摆摆手,头也不回的就跳下去了。

山下当时冷眼看着他跳下,心想,要是那位太子孙知道赤西又爬墙来找自己,不知会给赤西怎样的颜色呢。
不过他转念又觉得,自己和赤西仁那点儿破事,谁不知道啊。
不过,赤西仁是好久没来找过他了。

他抽抽鼻子,发现已经闻不到香味了,那熏香本就淡,被这苍云山的风一吹,维持不了多久就散了。
手越佑也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圆圆的脸上还有几分稚气,然而眼神却如漆的浓雾一般,深深沉沉的,看不真切。

宗主叫你呢,弦首。

—————————————————————————————————————

幕二

手越说,宗主在大殿。
手越还说,宗主有要事宣布,要求四奇及六弦全部到场。
手越最后说,现在所有人都到了就差弦首你,虽然弦首你地位超然,但是迟到太久你又要被了。

于是山下只能去了,并且还得用上移位之术,虽说他并不是很想去,然而宗主已经发话了,那么也只得拼死拼活的干。
他一路移形,到得大殿门前时,正好看见养父泷泽和四师弟锦户走出来。

不是说四奇和六弦都得在么?父亲你就算了,亮走了,这六弦不就差人么。山下不解的问。
泷泽毫不留情的就是一掌拍到他头上。

你还好意思说。
我又怎么了,不就迟到了么。
山下有些不解,他一不解就会拿一种小狗般湿润的眼光看着人,仿佛在等谁给他一个解答。泷泽对他这种眼神一向没办法,本来想骂他几句,却也吞回了肚子里。于是父子俩对看,看出洞了都没人说话。
锦户站在旁边,嗤笑一声。是啊,所以活该你听不到重要事宜,其实你现在来也没啥用了,毕竟该定的都已经定了,你来不过就是听个结果,连打个酱油都捞不上。
山下被他说得脸红耳赤,刚要反驳,就被泷泽截了话头往殿前推。

你还不进去,真是打不到酱油就连结果都不听么,感情还真要学你父亲我四百年没有常规任务啊。
泷泽一边说,一边向锦户打眼色,于是锦户也跑过来推山下,两人一起用力,直接把山下从殿门口给推进了大殿里。
等山下站稳身子回过头去,已经只能看到一道金光和一道光遥遥离去,等他再转过头来,包括他师弟在内的玄宗门人正低头站在大殿两旁,华丽庄严的中央椅上,宗主喜多川正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YOU,现在才来,很好,很好。

山下顿时诚惶诚恐。这代的宗主喜多川出了名的说话暧昧眼光神奇,他说你好不一定就好他说你坏却也不一定不坏。偏偏他不管看人看事都奇准,于是很多人都觉得玄宗宗主毕竟不是凡人,神秘莫测隐士高人。
其实喜多川有点儿冤枉,他以前曾在西域待过,但偏偏西域那边思考回路和这边不一样,结果他去过一趟又回来,不仅开口闭口会带那边方言,连那颠三倒四的思考方式和那边的审美眼光也一并带了过来。

但山下虽然了解这些,但他毕竟没去西域,也就理解不了这宗主的思考回路到底在怎么拐。既然不知道回答什么,他干脆便什么都不回答了。

喜多川倒是没多难为他,他挥挥手,说都散了吧,该通知的也都通知了,自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当然,山下YOU留下。

喜多川这句话一说,好多刚进门的小弟子便觉得这下任宗主果然无比特别,估计是宗主亲孙子。山下当时正要跟着人流走,听到之后,便站住了。他转身进殿,衣袂翩飞,身形潇洒,明明容貌俊美秀丽,却偏偏冷冽如风雪,正好天时到了清晨,一轮红日从他背后升起。
顿时很多小弟子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一排,心里默念自己以后也要成为六弦之首这般似魔似幻风中凌乱的人物。

加藤成亮化光前瞅了瞅后面那些眼神不对头的小弟子,于是拿手拐了拐旁边的小山。
喂,你说,要是他们知道弦首那副道貌盎然的表情其实只是面瘫会怎样。
小山庆一郎拿眼神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旁同样眼神不对头的手越佑也,心想,就算知道了又怎样,崇拜这回事啊,从来都是盲目的。


幕三

大殿上已经没有人了,除了喜多川和被他留下来的山下。
山下垂首站立在喜多川的右下首,那个位置一直是六弦之首的站位,虽说现在没有人,站在哪里都可以,但是玄宗从来是个等级分明的组织,该是什么位置就是什么位置。
山下站在那里等喜多川发话,喜多川本来想就他的迟到做文章,但山下低眉顺眼的模样又作罢了,原因是山下这样子很可人。其实可人不是关键,玄宗可人又可怜的多了去;关键是,山下的可人很对喜多川的味口。

喜多川又多看了两眼山下,等觉得看够了,才开口说:YOU,知道最近要发生什么吗?
山下想了想,说:不知道。

喜多川也不恼,反而又再问了一遍,真不知道?
山下想我知道什么啊,我虽然占个弦首的位置,可这大小事情啥时候也轮不到我插嘴。
但他没办法,喜多川追问的意思就是你必须得说点儿什么,虽然他觉得自己其实真不知道什么,但喜多川他也是必须得讨好的。

于是他说,除了异度魔界最近动作频频,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山下想起赤西仁。赤西仁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从来不去管那些规矩不规矩的东西,但现在连赤西仁这种人都不敢来找他爬墙,可想而知异度魔界那边动作该有多么大。

喜多川对他的答案很满意,他捻捻下巴,虽然没什么胡须,却也笑得如同所有的高人那样高深莫测。

你说的很对,异度魔界最近的确是动作频频,估计是要开始侵略我们了。

山下听到这个消息后只是点点头,异度魔界那边的人,从来都是不安定的。
喜多川叹口气,说我知道你和那边的赤西仁很好,但你也明白他们那边一直是有野心的,虽说这消息有些不太好,但是这是事实。
山下想我有什么不相信的,我不就一个赤西仁么,那边的太子孙还是您的亲孙子呢。
但上辈的恩怨纠葛及八卦情仇虽然很好很强大,不过山下也只能私下想想,嘴上却还是说我知道了,您有什么让我办的么?

喜多川摇摇头,我已经叫泷泽和锦户去那边出使,所以那边的事你不用管。
山下问,那我干什么呢。
喜多川摆摆手:马上一季一度的三境论道又要开始,春季时我们成绩不行,这夏季可不能再这样,虽然我已经挑了中山优马和森本弟弟这两个新秀,但他们毕竟还小,你是六弦之首,号召力自然不比其他人,这主力的担子你不挑谁挑?

喜多川说到这里有些惆怅,这春季玄宗的成绩是他心头的病,虽然说木村拓哉的成绩喜人,但武林支柱的日才子毕竟早就不属玄宗,那成绩也是算不到玄宗头上的。
更何况要是木村拓哉都能算入玄宗,那么早早出局的月才子中居正广的成绩也是要归到玄宗的,这日月才子一来一去的,还不知道是好的多些还是坏的多些。

想到这里,他就更加觉得一直没砸过的山下是个宝贝,于是看山下的眼神也越发的柔情。山下被看得有些寒,但又不能发作,捱了半天,觉得实在是捱不住了,加之他担心出使异度魔界的泷泽和锦户,早早便想离去,好让自家鹭给他们送点注意事项。
他开口问喜多川,我能不能走了。
喜多川点点头,说你走吧,你这次的搭档是苦境道教的北川,这姑娘的名声不太好,你和她一起时千万记得一点儿表情都不要多。

山下点头称是,然后加快脚程向外边挪去,才挪到门口准备化光,便又听到喜多川说你等下。
宗主还有什么吩咐么?山下有些不耐烦的回过头。
喜多川叹口气,说我知道你担心你父亲和师弟,不过你也不用急着把你那些经验给他们,我叫他们而不是叫你这个对那边熟门熟路的,自是有我的考虑。

虽然喜多川这么保证了,但是山下也不好意思说想走的主要原因是他被看得受不了,他估摸着还是问点什么比较好,便开口向喜多川说:宗主,能不能告诉我您有什么考虑呢?

喜多川听他这么问了,便笑得更加高深莫测。
你看,他说。世人都知道你父亲正直而你师弟腹,也都知道你师父擅长救人而你师弟擅长杀人,但实际上他们到底谁是救人谁是杀人的那个,除了我们玄宗的某一部分人,还有谁明白其中真味呢。
更何况,喜多川敛了微笑,异度魔界那边,不还有个你父亲的双修么。



章四

接到山下的鹭时,泷泽和锦户已经走完了路程的一半。
也不能说他们走得有多快,虽然他们没带什么很好的装备,但好歹也是玄宗数一数二的人物,泷泽这个前弦首不说,锦户身为玄宗六弦之一,实力却也只在山下之下而已。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喜多川的话的确是多了一些,以至于山下放出鹭的时候,泷泽他们已经出发老大半天了。

不过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山下鹭到的时候,泷泽与锦户也正好在某个路口迟疑着到底该选左边还是右边。

泷泽三两下把鹭抓了过来解下它脚上的纸条,锦户虽觉得他用力有些过度,但碍于泷泽是前辈,于是恶毒的话也就吞回了肚子。

怎么样前辈?山下他怎么说?
泷泽蹙蹙眉头,说,你师兄就写了三句话。
哪三点?锦户问。
第一条是岔路口向左。第二条说魔君景子已经退居幕后,现在是第一殿的樱井翔在当权。
泷泽说完后,眉头蹙得更加厉害。锦户看他表情非常微妙,像是不满又像是松了一口大气,又见泷泽一直不说话,只一副便秘似的表情,便心想至于么,就算写了什么关于你双修的奇闻八卦,你们又不是没干过更劲爆血红的。

他心里腹诽着,便伸长了脖子去看,泷泽却也大方的拿给他看,他凑近纸条,第三条却与他猜测的没有半点关系。
那上面写着,万事小心,尤其是龟梨和也。

其实无怪山下担心,异度魔界毕竟不是好惹的,更何况,人家和玄宗的关系一直微妙,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异度魔界要什么,但毕竟表面上两方还没有正式撕破脸,于是也不能带着大队人马去踢馆,只能少少派几个过去。官方说法是和睦外交,至于内里那就是选几个能打能骂的去踢馆。

据说早前异度魔界也是玄宗一部分,但不知为何,原是喜多川侄女的景子和她叔叔闹翻了,于是便带着一帮人从玄宗分了出去,起了个名字叫异度魔界。并且分了一二三殿,选了樱井翔去第一殿冲锋陷阵,自己在第二殿候着补给,第三殿则给了东山纪之。

本来是这样分的,谁知道某天,突然就爆个八卦,说是东山纪之失踪了,当下三境便炸开了锅,不管是公开亭还是苍云山,头条都是这第三殿魔君的相关消息。
异度魔界那边后来给的官方说法是这样:魔界地震,东山魔君为了景子魔后能活下去支撑魔界,便用尽全身力气把魔界一分为二,自己随着塌落的那一边牺牲了,我们将永远铭记魔君为异度魔界做的一切,并将贯彻魔君遗志,落实三个代表精神,以建设和谐社会的目的出发,将异度魔界建设得更好更强大。
但官方说法从来就不是大家相信的对象,虽说和谐又向上,但普通人的心理总是喜欢路边的马路消息多过新闻联播。

所以基本上,大家还是比较相信东山纪之是因为不喜欢对着景子而跑路了,不仅跑路,还去找了一个年纪大了他很多的女人。虽然魔界官方一直说这是诽谤,只是鉴于景子的样貌作风人品,这个说法比起官方说法更能令人信服。

但不管怎么说,景子毕竟是个人物,手下的人也都不是好惹的。不说樱井翔和他的暴风雨,东山虽然不知所踪,但毕竟留下了个龟梨和也给景子。

关于龟梨和也,最多的说法是,是个人物。
山下智久是出了名的对龟梨没有什么好感,但就连他也承认,龟梨和也的确是个不得了的人物。
至于龟梨不得了在哪里,山下却只会面瘫着一张脸,什么也不说了。

锦户觉得有些不置可否,他记忆中的龟梨和也不过是个长着粗眉毛的丑小子,而且身为太子孙,却整天跟着赤西跑。

我说,那个龟梨有那么厉害么?
泷泽笑得高深莫测:要知道,能身为太子孙,本身就已经很不得了;要知道,资源和好的任务什么的,都是亲孙子才能拿到的。
锦户撇撇嘴,那我敢跟你说,龟梨绝对不是亲孙子,最多不过是个外养的。
泷泽点点头,我知道你说的是中山优马,但人家与龟梨是不同的。
我看也没什么不同,锦户扯出一个满是折子的微笑。宗主不还说,他是你的接班人,和你当年是一样的。

他这么说后,泷泽顿时有些恼怒,但一想到锦户也是自己养子,而且和自己居然长得有几分相似,那口怒气便发作不得。
他叹口气,你父亲我好歹也是这三境之人,虽说中山承了我以前的位置,但人家毕竟是来自火星,又是天使,自是与我不同。

话说到这里,锦户也就不再说话,他虽然毒舌,却也不是不知道分寸。更何况他们已经到了异度魔界入口,自是要把枪口对准外人的。

进入的时候,锦户走在了前面,泷泽紧跟在他后头。走了几步,他侧头去看泷泽,却发现泷泽一脸紧张,脸色青了白白了红,一张俊脸上什么颜色都有。
锦户想起山下的纸条上并未提起过泷泽那位双修,既然没提,便应该还是在异度魔界里逍遥。至于泷泽那副模样,多半是在烦恼见到人了该如何是好。
他摇摇头,心想,这感情的事啊,还真是麻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十萌

Author:十萌
INFORMATION

十萌

死废材
热爱绘画
死忠ACG

喜欢姑娘美丽,男人英俊
人妖可,娘娘腔人妖亦可,娘娘腔不可。
男人美丽姑娘英俊依情况判定可不可。


霹雳本命
慕少艾|蔺无双|谈无欲|墨尘音|荻神官

J禁担当
今井翼|山下智久|知念侑李
伪N团和跳团饭
伪TTL

目前……比较想要钱,速来

最新記事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
検索フォーム
RSSリンクの表示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現在的閲覧人数: